律师自办案例曹凤堂案件
当前位置:首页 > 成功案例 - 律师自办案例

曹凤堂案件

来源:原创 发布时间:2018-01-02  阅读:339
公诉机关辽宁省沈阳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周晓峰,男,1981年1月23日出生于四川省华蓥市,汉族,大专文化,成都市铁路局成都北车站工作人员,捕前户籍地成都市新都区新都镇金光路1号15栋1单元10号。因涉嫌贩卖毒品犯罪于2011年1月28日被刑事拘留,同年2月1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沈阳市铁西区看守所。

辩护人刘波、胡昌明,四川华敏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曹凤堂,男,1969年9月29日出生于辽宁省岫岩满族自治县,汉族,小学文化,无职业,捕前户籍地黑龙江省富锦市向阳川镇永福企业。因涉嫌贩卖毒品犯罪于20l0年11月12 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18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沈阳市铁西区看守所。

辩护人赵培文,辽宁同格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张振茁,男,1988年8月3日出生于辽宁省法库县,汉族,小学文化,无职业,捕前户籍地辽宁省法库县三面船镇栖霞堡村5组381号,因涉嫌贩卖毒品犯罪于2010年11月12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18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沈阳市铁西区看守所。

辩护人赵静、胡洋,辽宁正直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姚钢,男,1977年5月21日出生于辽宁省沈阳市,汉族,小学文化,无职业,捕前户籍地沈阳市沈河区会武街35号4—2—1。1994年11月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现因涉嫌贩卖毒品犯罪于2010年11月12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14日被逮捕,羁押于沈阳市铁西区看守所。

辩护人刘庆阁、程艳丽,辽宁金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惠远新,男,1987年8月28日出生于辽宁省新民市,汉族,初中文化,无职业,捕前户籍地辽宁省新民市金五台子乡鲫鱼泡村31 7号。因涉嫌贩卖毒品犯罪于2011年4月2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沈阳市铁西区看守所。

辩护人张志强,辽宁毕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洪玲,女,1987年1月17日出生于辽宁省沈阳市,汉族,高中文化,无职业,捕前户籍地沈阳市沈河区高官台街五五巷27—4号。因涉嫌贩卖毒品犯罪于2010年11月12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17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沈阳市看守所。

辩护人姜艳红,辽宁同格律师事务所律师。

辽宁省沈阳市人民检察院以沈检刑诉[2011】129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周晓峰犯贩卖毒品罪、非法持有毒品罪,被告人曹凤堂、张振茁犯贩卖、运输毒品罪,被告人姚钢、洪玲犯贩卖毒品罪,被告人惠远新犯运输毒品罪一案,于2011年8月10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辽宁省沈阳市人民检察院指派代检察员梁立栋出庭支持公诉,上列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到庭参加诉讼,现己审理终结,

辽宁省沈阳市人民检察院指控:

(一)被告人周晓峰贩卖毒品、被告人曹凤堂、张振茁、惠远新运输毒品的犯罪事实

1、2010年5月份的一天,被告人周晓峰在四川省成都市以人民币44 000元的价格将冰毒200克贩卖给被告人曹凤堂,被告人曹凤堂将毒品运输回辽宁省沈阳市。

2、2010年7月未的一天,被告人周晓峰在四川省成都市以人民币91 000元的价格将冰毒300克、麻古丸700粒贩卖给被告人曹风堂,被告人曹凤堂、张振茁将毒品运输回辽宁省沈阳市。

3、2010年8月中旬的一天,被告人周晓峰在四川省成都市以人民币92 000元的价格将冰毒400克、麻古丸200粒贩卖给被告人曹凤堂,被告人张振茁将毒品运输回辽宁省沈阳市。

4、2010年9月中旬的一天,被告人周晓峰在四川省成都市以人民币1 0 000余元的价格将冰毒50克贩卖给被告人曹凤堂,被告人张振茁将毒品运输回辽宁省沈阳市。

5、2010年9月中旬的一天,被告人周晓峰在四川省成都市将冰毒400克、麻古丸2 00粒贩卖给被告人曹凤堂,被告人惠远新、张振茁将毒品运输回辽宁省沈阳市。

6、2010年10月中旬的一天,被告人周晓峰在四川省成都市将冰毒460克贩卖给被告人曹凤堂,被告人惠远新、张振茁将毒品运输回辽宁省沈阳市。

(二)被告人曹凤堂、张振茁、洪玲贩卖毒品的犯罪事实

1、20l0年5月份的一天,被告人曹凤堂在沈阳市于洪区吉力湖街226—1号三单元门口,以人民币80 000元的价格向被告人姚钢贩卖冰毒200克。

2、2010年6月份的一天,被告人曹凤堂指使被告人洪玲在沈阳市于洪区吉力湖街226—1号楼3—5一l室内,以人民币20 000元的价格向被告人姚钢贩卖冰毒100克。

3、20l0年9月份的一天,被告人曹凤堂在沈阳市沈河区市府大路436号市信访大厅西侧,以人民币10 000元的价格向被告人姚钢贩卖麻古丸200粒。

4、2010年9月份的一天,被告人曹凤堂、张振茁在沈阳市沈河区奉天街348—3号吴诚宾馆内,以人民币5 5 00元的价格向被告人姚钢贩卖麻古丸100粒。

5、2010年10月份的一天,被告人曹凤堂、张振茁在沈阳市沈河区奉天街346号格林自由城附近,以人民币68 000元的价格向被告人姚钢贩卖冰毒200克。

6、2010年10月份的一天,被告人曹凤堂在沈阳市沈河区沈洲路2号雷格酒店门前,以人民币40 000元的价格向被告人姚钢贩卖冰毒100克。

7、2010年10月份的一天,被告人曹凤堂、张振茁在沈阳市沈河区北站路72号格林酒店附近,以人民币40 000元的价格向被告人姚钢贩卖冰毒100克。

8、2010年11月7日,被告人曹凤堂、张振茁在沈阳市沈河区哈尔滨路128号莱星顿酒店内,以人民币29 000元的价格向被告人姚钢贩卖冰毒30克、麻古丸320粒。

2010年11月12日,被告人张振茁被抓获时,公安机关在其居住的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27-1-221室内,扣押麻古丸70粒,经检验:共重6.3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

(三)被告人姚钢贩卖毒品的犯罪事实

1、2010年9月至10月间,被告人姚钢在沈阳市和平区大卫营附近、沈阳市和平区同泽街腾龙国际商务公寓门前、沈阳市和平区太原街成龙酒店门前,以人民币2,000元的价格先后三次向宋杨贩卖冰毒2克。

2、2010年9月至11月间,被告人姚钢在沈阳市铁西区鑫丰又一城25号楼下,先后多次向秦作雨贩卖冰毒44克、麻古丸10粒。

3、2010年10月间,被告人姚钢在沈阳市铁西区鑫丰又一城25号楼下,以人民币1,100元的价格先后3次向闻洪超贩卖冰毒2克。

4、2010年10月间,被告人姚钢在沈阳市沈河区小南教堂路口,以人民币40,000余元的价格先后四次向赵君贩卖冰毒70克、麻古丸150粒。

5、2010年l 0月至11月间,被告人姚钢在沈阳市铁西区鑫丰又一城25号楼、沈阳市铁西区兴工北街幸福岛小区,以人民币2 500元的价格先后三次向范月平贩卖冰毒1.5克、麻古丸10粒。

6、2010年1 0月至11月间,被告人姚钢在沈阳市铁西区鑫丰又一城25号楼下、铁西区保工街希尔斯池典门前,以人民币1 000元的价格先后三次向罗兵贩卖冰毒2克。

7、2010年11月9日晚,被告人姚钢在沈阳市铁西区建设大路华豹舞厅门口,以人民币500元的价格向芦洪伟贩卖冰毒0.4克。

2 010年11月12日,被告人姚钢被抓获时,公安机关在其位于沈阳市沈河区会武街35号4—2—1的住处,扣押麻古丸310粒,经检验:共重27.9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

二、非法持有毒品犯罪事实

2011年1月16日,被告人周晓峰在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新都镇桂湖西路建设银行营业厅内被抓获时,民警从其驾驶的牌号为川AP222K的汽车内,搜查出淡黄色固体一包,经检验:净重71.55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

公诉机关为上述指控提供了相应的证据。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周晓峰、曹凤堂、张振茁、姚钢、惠远新、洪玲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三百四十八条之规定,被告人周晓峰构成贩卖毒品罪、非法持有毒品罪,被告人曹凤堂、张振茁构成贩卖、运输毒品罪,被告人姚钢、洪玲构成贩卖毒品罪,被告人惠远新构成运输毒品罪,提请本院依法惩处。

被告人周晓峰辩解称:其贩卖给曹凤堂的是辅料,并不是毒品。其辩护人对被告人周晓峰犯非法持有毒品罪没有异议,对被告人周晓峰犯贩卖毒品罪的辩护意见是: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周晓峰犯贩卖毒品罪的证据只有同案被告人供述,没有物证及书证。

被告人曹凤堂辩解称:1、其仅从周晓峰处购买了三次毒品,不是公诉机关指控的六次;2、其没有在沈阳市于洪区吉力湖街226—1号三单元门口贩卖给姚钢200克冰毒;3、洪玲贩卖给姚钢的冰毒是50克,不是100克。其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1、被告人曹凤堂没有在2010年5月份贩卖给被告人姚钢200克冰毒;2、被告人曹凤堂指使洪玲交易的冰毒为50克;3、除被告人供述外,没有其他证据证实曹凤堂贩卖、运输毒品的数量及含量;4、被告人揭发了同案的犯罪事实,对抓捕同案犯提供重要线索,具有坦白情节。

被告人张振茁辩解称:其不知道贩卖、运输的毒品数量。其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1、指控被告人张振茁参与2010年7月末的运输毒品犯罪与事实不符;2、被告人张振茁系从犯:3、现有证据无法证实被告人贩卖、运输毒品的数量。

被告人姚钢辩解称:1、曹凤堂没有在于洪区吉力湖街226—1号三单元门口贩卖给其200克冰毒;2、洪玲贩卖给其的冰毒数量是50克,不是100克;3、指控其贩卖毒品的对象、次数、数量与事实不符;其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1、被告人姚钢系从犯;2、被告人姚钢的供述与证人罗兵、闻洪超、范月平等人的证言中证实的毒品数量不一致。

被告人惠远新辩解称:其两次去成都均不知道是运输毒品。其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1、被告人惠远新仅参与一次运输毒品犯罪;2、被告人惠远新系从犯。

被告人洪玲对公诉机关指控其贩卖毒品罪无异议亦无辩解。其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1、被告人洪玲贩卖的毒品数量应为50克;2、被告人洪玲系从犯。

经审理查明:(一)被告人周晓峰贩卖毒品、被告人曹凤堂、张振茁、惠远新运输毒品的犯罪事实

2010年5月至1 0月期间,被告人曹凤堂向被告人周晓峰联系购买毒品,被告人曹风堂出资购买毒品后,被告人周晓峰多次将毒品贩卖给被告人曹凤堂。被告人曹凤堂以每月五千元的工资雇佣被告人张振茁为其运输毒品,张振茁与周晓峰联系接收毒品后将毒品运输至沈阳,后被告人曹凤堂又雇佣被告人惠远新为其开车运输毒品。具体犯罪事实如下:

2010年5月份的一天,被告人周晓峰在四川省成都市以人民币44 000元的价格将冰毒200克贩卖给被告人曹凤堂,之后,被告人曹凤堂将上述毒品运输回辽宁省沈阳市。

2010年7月末的一天,被告人周晓峰在四川省成都市以人币9l 000元的价格将冰毒300克、麻古丸700粒贩卖给被告曹凤堂,被告人曹凤堂、张振茁将毒品运输回辽宁省沈阳市。

2010年8月中旬的一天,被告人周晓峰在四川省成都市以民币92 000的价格将冰毒400克、麻古丸200粒贩卖给被告曹凤堂,被告人张振茁将毒品运输回辽宁省沈阳市。

2010年9月中旬的一天,被告人周晓峰在四川省成都市以民币10 000余元的价格将冰毒50克贩卖给被告人曹风堂,被告人张振茁将毒品运输回辽宁省沈阳市。

2010年9月中旬的一天,被告人周晓峰在四川省成都市将毒400克、麻古丸200粒贩卖给被告人曹凤堂,被告人惠远新、张振茁将毒品运输回辽宁省沈阳市。

2010年10月中旬的一天,被告人周晓峰在四川省成都市将冰毒460克贩卖给被告人曹凤堂,被告人惠远新、张振茁将毒品输回辽宁省沈阳市。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向法庭提供并经庭审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1)被告人周晓峰供述:我通过一个叫“艳子”的女人认了曹凤堂。2010年5月初的一天,曹凤堂给我打电话说他在成都要买毒品,我从一个叫“钢哥”的人手里以每克200元的价购买了200克冰毒,以每克220元的价格卖给曹凤堂,曹凤堂给我44 000元,后来曹凤堂离开了成都。

2010年7月末的一天,曹凤堂给我打电话,我们约好在新都区的一个小区见面,当时房间里还有张振茁。这次曹凤堂要买300克冰毒,还说要买麻古丸。我从一个叫“曾哥”的人手里以每克200元的价格买了300克冰毒,以每粒30元的价格买了700粒麻古丸。后来我又以冰毒每克2l0元,麻古丸每粒40元的价格将毒品卖给了曹凤堂,曹凤堂一共给我91 000元。我不知道曹凤堂和张振茁怎么把毒品运输回沈阳。

2010年8月中旬的一天,曹风堂给我打电话说他和张振茁到新都区了,我到了他们的住处后,曹凤堂说要400克左右的冰毒和一些麻古丸。我从“曾哥”处以每克200元的价格买了400克冰毒,这些冰毒有200克纯度高的,有200克纯度差点的,又以每粒30元的价格买了200粒麻古丸。我以冰毒每克210元,麻古丸每粒40元的价格将毒品卖给了曹风堂,曹凤堂一共给我9 2000元,其中冰毒8 4000元,麻古丸8 000元。

2010年9月中旬的一天,曹凤堂给我打电话说他来成都要和我见面。这次曹凤堂要买400多克冰毒,再要点麻古丸。我把毒品送过去的时候,房间里有张振茁和他的女朋友周海洋,还有个男的,曹凤堂介绍说叫惠远新。这次我从“曾哥”处以每克200元的价格买了400克冰毒,其中可能有100克纯度不太好的。又以每粒30元的价格买了一些麻古丸。我以冰毒每克210元,麻古丸每粒40元的价格将毒品卖给曹凤堂,这次曹凤堂共给我9万多元钱,具体价格记不住了。如果按讲好的价格应该是92 000元。

2010年9月中旬的一天,曹凤堂还要买冰毒,我从“曾哥”手里以每克200元的价格买了50克冰毒。这次我卖给曹凤堂的价格是每克210元,曹凤堂给我1万多元钱,具体我记不清了。

2010年l0月中旬的一天,曹凤堂给我打电话说和洪玲要结婚,他就让两个马仔开车去成都买500克冰毒。我从“曾哥”手里以每克200元的价格买了不到500克冰毒。这次还是惠远新、张振茁、周海洋开车来的。我把毒品放在我给他们事先租好的房子的衣柜里,并给张振茁打电话告诉他放毒品的地方。第二天早上,我开车将他们送到高速公路口。张振茁说将毒品放在车门板里了。我这次贩卖的冰毒用的是茶叶的外包装,也是以每克2l0元的价格卖给曹凤堂的。曹凤堂之前给我的银行卡汇过钱,但多少我不知道,因为这张卡取钱时被提款机吃卡,就作废了。

公安机关在抓捕被告人周晓峰时扣押了卡号为62109865l0000305305,用户名为张振茁的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卡一张,银行司法查询单证实该银行卡分别于20l0年8月6日、2010年9月7日转账人民币l 99 999元的事实。

公安机关调取的机场旅客信息证实被告人周晓峰于2010年9月23日、20l0年11月5日两次从成都乘飞机到沈阳的事实。

经被告人周晓峰辨认,被告人惠远新即是为被告人曹凤堂运输毒品的同案犯,并有辨认笔录在卷证实。

(2)被告人曹凤堂的供述:20l0年4月份,我到四川成都寻找毒品的上线,后来认识了周晓峰。2010年5月初,我认识了姚钢,姚钢也是贩毒的,他问我能不能买到冰毒,并给我拿了一部分钱让我给他进冰毒,当时我们讲好每克400元,姚钢给我拿了3万元钱。这次我自己去的成都,我从周晓峰处买了200多克冰毒,每克280元。我还和周晓峰说刨去路费不挣钱,周晓峰告诉我往冰毒里加辅料,每100克冰毒加上辅料能多30多克。回沈阳后,我往冰毒里加了辅料,加完有300多克。这此我卖给姚钢200克冰毒,姚钢又给我5万元钱。

2010年7月末,我把张振茁拉进来当我的马仔,让他一起,和我贩毒,张振茁同意后,我带他坐大客去的成都,这次从周晓峰手里买了冰毒300克,每克280元钱,买了麻古丸700粒,每粒40元,买辅料花了4000元钱。这些毒品是张振茁带在身上坐大客回沈阳的。回到沈阳后,我又往冰毒里兑了180克辅料,这样冰毒就有500克了。我每个月给张振茁开5000元工资,还花了1万多元给他买了条金项链。

2010年8月中旬,我带张振茁坐大客去了成都,这次我从周晓峰处买了400克冰毒,200粒麻古丸。冰毒有两种,好一点的每克280元,共200克,差一点的每克240元,共200克。我记得这次我欠周晓峰不到3万元钱,毒品是张振茁带在身上坐大客回来的。回到沈阳后,我把毒品放在洪玲给张振茁租的房子里,这个房子就是为了藏毒品租的。我和张振茁在出租房里分的包装,并往每克280元的冰毒里加了60多克的辅料,加完辅料后

的冰毒就大约有5 00克。

2010年9月中旬的一天,我带张振茁坐大客到成都,每克280元的价格从周晓峰处购买了50克冰毒,我怕坐车回沈阳出事,就让张振茁自己坐大客回沈阳,我将冰毒用胶带绑在一块纸壳上,然后放在一个方型的纸盒里,我又买了一条黄色的小狗放在盒子里,让张振茁将这个狗笼子放在大客的行李仓。张振茁将这50克冰毒带回沈阳,交到了我妻子洪玲手中。

2010年9月份,我和一个叫“雷子”的朋友说让他帮我找一个会开车的人贩卖运输毒品,“雷子”给我介绍了惠远新。我和惠远新见面时张振茁也在场,我把贩卖毒品的事和惠远新讲了。我说贩卖毒品的罪大,以后要出事别怪我,惠远新当时同意了,我没和惠远新谈工资,我给了他近2万元钱。2010年9月中旬,我从周晓峰处买了400克冰毒,其中280元的冰毒共300克,240元的冰毒共100克,麻古丸200粒,每粒40元,我共花了118 000元,还欠周晓峰一些钱。这次是惠远新和张振茁开着我的红色雪佛兰轿车往回运的冰毒,毒品藏在驾驶员一侧的车门里。我和周晓峰坐飞机回的沈阳,我们和张振茁,惠远新同一天回来。惠远新和张振茁将毒品藏到出租房后,张振茁开车到机场接的我和周晓峰,之后我就和张振茁到出租房分装毒品了。

2010年1 0月份的一天,因为我和洪玲张罗结婚,就让张振茁和惠远新开车去成都购买毒品。我给周晓峰汇了1l万元钱,并把他的联系方式告诉张振茁。张振茁和惠远新这次还是开车去的成都,往返一共7天,他们共买回来460克冰毒,每克是280元钱,共花了128 800元,我还欠周晓峰2万元左右。这次的毒品是我们三个人一起从驾驶员一侧的车门里拿出来,并一起在我家里把毒品分的包,后来我和张振茁、惠远新开车将毒品送到出租房里藏了起来。我之前在四川成都用张振茁的身份证办过一张银行卡,办完就把银行卡给周晓峰了,我给他汇款就用的这张卡。

经被告人曹凤堂辨认,被告人惠远新即是为其运输毒品的同案犯,并有辨认笔录在卷证实。

(3)被告人张振茁的供述:我一共从成都运回来五次毒品。2010年7月末,我同意跟曹凤堂一起贩卖毒品后,曹凤堂就领着我坐客车到四川成都,我在新都区金冠华庭小区见到了周晓

峰,周晓峰带着曹凤堂吸食了毒品。我们在成都待了几天,之后回到沈阳。我在曹凤堂家里看他将毒品打开放在一起,然后我帮他将毒品分装在小塑料袋里,每袋5到10克不等,能有500克,还有大概几百粒麻古丸。这次的毒品曹凤堂都卖出去了。

2010年8月中旬左右,曹凤堂再次领我坐客车到四川成都,在成都待了二三天买完毒品回到沈阳的途中,曹凤堂把周晓峰的联系方式告诉了我。回到沈阳后,我们把毒品放在曹凤堂位于铁西区宏发小区的家中,我帮忙分装的毒品,这次能有500克冰毒。后来曹凤堂联系买家,其中有几次是曹凤堂带我去的。

2010年9月20号左右,曹凤堂再次带我坐客车去四川成都,我们在周晓峰安排的民宅住下,待了两三天后,周晓峰把包好的毒品送到住处,曹风堂自己留在四川成都,他买了一只小狗放在盒子里,在盒子的底层又粘了一层,在夹层里放的毒品。这次的具体数量我不知道,他把盒子交给我,让我坐客车回沈阳。我回到沈阳后,将装狗的盒子给了洪玲,并当洪玲的面将夹层里放毒品的盒子拿出来,洪玲把毒品放在卧室的皮箱里了。

在第三次回沈阳后,我接到曹凤堂的电话,曹凤堂让我和惠远新开车去四川成都。惠远新是曹凤堂的朋友介绍的,当时我和曹凤堂一起去见的惠远新,见面以后,曹凤堂和惠远新说让他开车,惠远新同意了。这次我和惠远新到了成都后,见到曹凤堂,曹凤堂已经买完毒品了,他和周晓峰把毒品藏到驾驶员那侧的车门里,我看到能有5包冰毒,1 0袋麻古丸,这些都用塑料胶袋缠好了。我和惠远新开车回到沈阳,我们把毒品送到了小北关街27—1号221那里。后来,曹凤堂给我打电话说他和周晓峰坐飞机回的沈阳,我和惠远新去机场接的他们。我和曹凤堂一起到了出租房那里,曹凤堂打开毒品后,我看到能有500克冰毒和1000粒麻古丸。

2010年10月中旬,曹凤堂让我和惠远新去四川成都。我们和周晓峰在一个民宅见的面。第二天,周晓峰把毒品带来了,让我把毒品放到副驾驶那侧的车门里。我和惠远新到了沈阳后,曹凤堂让我把毒品放到出租房里,我和曹凤堂一起把毒品拆开,分成了50到l00克不等的小包装,这次冰毒能有500克。我在四川成都时,曹风堂用我的身份证办过一张中国邮政储蓄银行的银行卡,洪玲往卡里汇过钱。

经被告人张振茁辨认,被告人惠远新即是伙同其到四川成都将毒品运输回沈阳的同案犯,并有辨认笔录在卷证实。

被告人惠远新供述:2010年9月初,我的朋友“雷子”给我打电话说有个做买卖的“二哥”挺有钱,让我过去给他开车,我就答应了,后来我知道“二哥”就是曹凤堂。我和曹凤堂通电话时,曹凤堂说不能少给我开工资。到了沈阳后,我见到了张振茁和曹凤堂的妻子洪玲,当天晚上8点多钟,我就和张振茁、周海洋开车往成都去。我们在成都曹凤堂租的房子里住下了,曹凤堂给我买了1500元的衣物,又给了我500元零花钱。我看见曹凤堂、周晓峰吸食冰毒和麻古丸,听曹风堂、张振茁、周晓峰说话时,我心里核计可能是贩毒,但又一想我开车没什么大不了的。临回沈阳的前一天,曹风堂和张振茁把车开走了,换了一个停车的地点。第二天早上,我开车拉张振茁和周海洋往沈阳走。张振茁一直与曹凤堂电话联系,他们说话时,我核计可能是贩毒,车上可能有毒品,但多少我不知道。到了沈阳后,曹凤堂和周晓峰也回来了。我和张振茁到桃仙机场接的他们。后来,曹凤堂给了我5000元钱,让我跟着他运输和贩卖毒品。我当时核计曹凤堂让我帮他运输贩卖毒品,这么几天就给我5000元钱,我冲昏头脑了,就同意帮助他一起运输贩卖毒品。后来我就把工作辞了,住在张振茁租的房子里。又过了十几天,因为曹凤堂张罗结婚,他对我和张振茁说沈阳这里要货太多,缺冰毒了,让我开车拉张振茁去找周晓峰。我就和张振茁开着曹风堂的红色雪佛兰轿车去成都。到了成都后,周晓峰在一个出租房把一个纸袋放在沙发上说是冰毒,我和张振茁就开车找了个偏僻的地方,把轿车的副驾驶车门拆下来,将冰毒藏到车门里。第二天早上,周晓峰把我们送到高速公路路口。我们到了沈阳后,将车开到曹凤堂家楼下,我们三个人一起把车门拆开将毒品拿出来。我和曹凤堂、洪玲、张振茁、周海洋一起来到26中学附近的房子里,将毒品分出10克、20克、50克、100克不等,这次是曹凤堂用电子秤称的重量。冰毒一共是四个茶叶包,每包约有200克,这些冰毒可能有1000多克。曹凤堂给我和张振茁每人l万元钱,我们说先放曹凤堂那里。曹凤堂给我们l万元钱的路费,还有4000元我和张振茁平分了。

经被告人惠远新辨认,被告人周晓峰即是贩卖给被告人曹凤堂毒品的人,并有辨认笔录在卷证实。2011年1月16日,被告人周晓峰在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新都镇桂湖西路建设银行营业厅内被抓获时,公安人员从其驾驶的牌号为川AP222K的汽车内,搜查出淡黄色固体一包,经检验,重71.55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为87%。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向法庭提供、并经庭审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1)公安机关的搜查笔录证实,2011年1月16日上午,公安人员在对被告人周晓峰的灰色雪佛兰克鲁兹轿车(川AP222K)进行搜查时,在前排驾驶座与副驾驶之间的储物箱中,发现一袋用透明塑料袋包装的淡黄色固体。有检查笔录、称量报告、扣押物品清单、照片、情况说明在卷证实。

成都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鉴定书证实:透明塑料袋包装的淡黄色固体一包,净重71.55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中国刑事警察学院司法鉴定中心检验报告证实,上述毒品甲基苯丙胺含量为87%。

(2)被告人周晓峰供述:公安机关抓捕我的时候,从我开的灰色雪佛兰轿车前排中间储物箱中发现了约70克冰毒,这些冰毒是一个叫“钢哥”的人放在我这的。因为我把一台牌号为川ANE848的微型车卖给他,当时讲好45 000元钱,他没给。201l年1月16日他给我送来30 000元,并将70克冰毒给了我,他说顶1 5000元。我知道他给我的是毒品,也知道这是犯罪。

(二)被告人曹凤堂、张振茁、洪玲贩卖毒品的犯罪事实

被告人曹凤堂从被告人周晓峰处购买毒品后,于2010年5月至11月期间,单独或雇佣被告人张振茁、指使被告人洪玲将毒品贩卖给被告人姚钢。被告人张振茁受被告人曹凤堂雇佣,将运输回沈阳的毒品送至指定地点参与分装,并按照被告人曹凤堂的指令,将毒品贩卖给被告人姚钢。具体犯罪事实如下:

1、2010年5月份的一天,被告人曹凤堂在沈阳市于洪区吉力湖街226—1号三单元门口,以人民币80 000元的价格向被告人姚钢贩卖冰毒200克。

2、2010年6月份的一天,被告人曹凤堂指使其妻子洪玲在沈阳市于洪区吉力湖街226—1号楼3-5-l室内,以人民20000元的价格向被告人姚钢贩卖冰毒100克。

3、2010年9月份的一天,被告人曹凤堂在沈阳市沈河区市府大路436号市信访大厅西侧,以人民币10000元的价格向被告人姚钢贩卖麻古丸200粒。

4、2010年9月份的一天,被告人曹风堂、张振茁在沈阳市沈河区奉天街348—3号吴诚宾馆内,以人民币5 500元的价格向被告人姚钢贩卖麻古丸100粒。

5、2010年10月份的一天,被告人曹凤堂、张振茁在沈阳市沈河区奉天街346号格林自由城附近,以人民币68000元的价格向被告人姚钢贩卖冰毒200克。

6、201 0年10月份的一天,被告人曹凤堂在沈阳市沈河区沈洲路2号雷格酒店门前,以人民币40 000元的价格向被告人姚钢贩卖冰毒100克。

7、201 0年10月末的一天,被告人曹凤堂、张振茁在沈阳市沈河区北站路72号格林酒店附近,以人民币40 000元的价格向被告人姚钢贩卖冰毒l00克。

8、2010年11月7日,被告人曹凤堂、张振茁在沈阳市沈河区哈尔滨路128号莱星顿酒店内,以人民币29 000的价格向被告人姚钢贩卖冰毒30克、麻古丸320粒。

2010年11月11日,被告人曹凤堂、洪玲被公安机关抓获。2010年11月12日,被告人张振茁被公安机关抓获。公安机关在其居住的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27—1—221室内,扣押了麻古丸丸70粒。经检验:共重6.3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为19.8%。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向法庭提供并经庭审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1)被告人曹凤堂的供述:我主要将毒品贩卖给姚钢。2010年5月中旬的一天晚上,姚钢给我打电话要买毒品,我把姚钢带到了我家3单元门口,给了姚钢200克冰毒,每克400元。姚钢给我50000元现金,因为姚钢先给了我30000元钱。2010年6月份的一天,我没在沈阳,姚钢给我打电话要买冰毒,我就让他直接给洪玲打电话。之后,我给洪玲打电话让她拿100克冰毒给姚钢。姚钢和洪玲电话约定好交易地点。这次姚钢没有给足40 000元。具体多少我记不住了,余下的毒资是我回到沈阳后姚钢给我的。2010年9月的一天,姚钢给我打电话要麻古丸,我当时在市反贪局边上打麻将,因为兜里有就让姚钢过去。这次我卖给姚钢200粒麻古丸,每粒50元,姚钢给我10 000元钱。2010年9月份的一天,姚钢问我有没有麻古丸,他要100粒。当时我和洪玲、张振茁在昊诚宾馆住,我就约姚钢到那里取货。我让张振茁到出租房内取回100粒麻古丸进行交易,每粒按53元卖给姚钢。

2010年10月末的一天晚上9点多钟,我给姚钢打电话说冰毒到货了。当时姚钢在格林自由城附近,我和张振茁、惠远新就打出租车去格林自由城接姚钢。姚钢上车后,我让张振茁从我的背兜里拿出用手纸包的200克冰毒交给姚钢,姚钢给我18000元,因为这次上货之前,姚钢给我拿了50000元钱,所以这次的200克冰毒,姚钢给我68000元,后来他将欠我的钱都給齐了。

2010年10月的一天下午3点多钟,我和洪玲准备去中街送婚纱,姚钢给我打电话要冰毒。姚钢在五爱街附近的雷格宾馆门口,我就开车去找他。当时车上有洪玲、张振茁和周海洋。姚钢在雷格宾馆上车后,当真我们的面说要100克冰毒。之后我开车到广宜街的一个建设银行,姚钢取了40000元钱,我从车的后背箱里取出100克冰毒给了姚钢。当时我车的后备箱里放了150克冰毒,这些冰毒是我让张振茁头两三天从出租房拿出来放里的。

2010年10月末的一天下午,姚钢给我打电话要货,我们约在北站附近的格林酒店。我当真洪玲的面给张振茁打电话,让他送100克冰毒到格林酒店。后来我个姚钢在酒店门口看见张振茁开车到了,张振茁拿出100克冰毒交给姚钢,姚钢给我49000元,多的9000元钱是姚钢之前欠我的。

2010年11月7日下午,姚钢给我打电话要买毒品,我当时在北站附近的莱星顿酒店,我让张振茁开车去取。其中有30克冰毒放在张振茁的出租房内,还有300多粒麻古丸藏在我岳父家洪玲装衣服的皮箱内。姚钢到了酒店后,我把他带到了1424房间,当时周晓峰和他的女朋友也在。大约下午4点半左右张振茁回来了,他把上述毒品交给姚钢,冰毒共30克,用手纸包的,庥古丸320粒。我卖给姚钢的价格是冰毒每克400元,麻古丸每粒55元,姚钢一共给我29 000元。

经被告人曹凤堂辨认,沈阳市于洪区吉力湖街226—1号楼下,沈阳市反贪局西墙外,沈阳市沈河区哈尔滨路吴诫酒店,沈阳市沈河区格林自由城,沈阳市沈河区雷格酒店,沈阳市格林酒店西侧,沈阳市沈河区哈尔滨路128号莱星顿酒店即为其贩卖给被告人姚钢毒品的地点,并有辨认笔录、照片及旅店入住人员信息在卷证实。

(1)被告人姚钢的供述:我从曹凤堂手中买过毒品,其中冰毒的价格是每克400元,并且从没变过。2010年5月份的一天,我事先和曹凤堂电话联系后,到于洪区吉力湖街的华城世界找曹凤堂,曹凤堂把我领到他家的单元门口,给我200克冰毒,我给他50000元钱,另外的30 000元是之前曹凤堂打电话说进货钱不够,我把钱打到他的银行卡里了。

2010年6月份的一天,我给曹风堂打电话,因为曹凤堂没在沈阳,他让我给他女朋友洪玲打电话,我和洪玲通完电话后,就到于洪区吉力湖街的华城世界找洪玲,洪玲给我100克冰毒,我当时没给够洪玲40 000元。

2010年9月份的一天,我给曹凤堂打电话问他有没有麻古丸,他说有。在市反贪局墙外,我从曹凤堂处买了200粒麻古丸,我给他10000元,每粒50元。

2010年9月份的一天,我问曹凤堂有没有麻古丸,我要100粒之后我到莱星顿酒店附近的一个小旅社找到曹凤堂,曹凤堂在旅社门外给我100粒麻古丸,我给他5500元,这次是每粒55元。

2010年10月份的一天,我和曹凤堂电话约定让他在格林自由城接我,我上车后看见张振茁和另外一个小伙在车上,当时曹凤堂让张振茁从一个包里拿出来一包冰毒,是200克,我给曹凤堂18000元,之前因为他进货钱不够,我已经打到他的银行卡里50000元,但这次还差12000元,我就说先欠着,然后就走了。

2010年10月的一天,我给曹凤堂打电话说要货,他开车到五爱街附近的雷格宾馆门口接我,当时车上洪玲、张振茁、还有张振茁的女朋友周海洋,曹凤堂在车上给我100克冰毒,当时我身上没带够钱,他还开车带我到建设银行取的钱,之后我给了曹凤堂40000元.

2010年10月末的一天,我给曹凤堂打电话要货,然后我就到北站的格林酒店找他,当时曹凤堂手里没货,他就打电话让人送。过了一会,张振茁开着一辆红色的雪佛兰轿车过来,张振茁给了我一包冰毒,我给了曹凤堂49000元。其实这些冰毒应该是40000元,多出来的9000元是有一次欠曹凤堂的钱。

20l0年11月上旬的一天,我给曹凤堂打电话要货,他让我到北站附近的莱星顿酒店,曹凤堂把我带到1424号房间,房间里还有一男一女。后来张振茁拿来两小袋冰毒和一包麻古丸。曹风堂说冰毒一共30克,麻古丸一共320粒,冰毒算我12000元,麻古丸17000元,我一共给了他29 000元。

公安机关调取的银行卡客户交易查询证实被告人姚钢持有的卡号为6227000732120097887的中国建设银行银行卡的资金存取情况,其中该卡于2010年9月28日从城内支行中街分理处现金支取人民币40000元,并有情况说明在卷证实。

经被告人姚钢辨认,被告人曹凤堂、张振茁、洪玲即是贩卖其毒品的人,并有辨认笔录、照片在卷证实。

(3)被告人张振茁的供述:2009年8月份,我开始帮曹凤堂卖毒品,我给姚钢等人送过货。我住的沈河区小北关街27一l号22l室是曹凤堂为了方便贩卖毒品租的房子,我们的毒品有一部分就藏在这里,现在屋里有曹凤堂放的麻古丸,大概70粒,放在卧室床垫子里面。2010年9月份,曹凤堂让我送100粒麻古丸到吴诚宾馆,我到了以后把麻古丸给了曹凤堂,曹凤堂把毒品给姚钢了。

2010年10月末,曹凤堂结婚前几天,曹凤堂和洪玲在格林酒店住,曹凤堂给我打电话让我送一包冰毒到格林酒店。我在门口看见姚钢了,就把毒品给他了。

2010年11月7日,曹凤堂和洪玲结婚的第二天,曹凤堂打电话让我拿30克冰毒,100粒麻古丸送到莱星顿酒店,我到了后把毒品给曹凤堂了,当时房间里有曹凤堂、姚钢和周晓峰。

(4)被告人洪玲供述:我和曹凤堂是夫妻关系,平时都是曹凤堂贩卖给姚钢冰毒,2010年6月初的一天下午13时许,曹凤堂到四川成都买冰毒,他给我打电话说姚钢要来买冰毒,让我帮忙卖。曹凤堂告诉我将箱子里的大包冰毒给姚钢,过了一会,姚钢到了我家,我把曹凤堂之前包好的大包冰毒给了姚钢,姚钢给了我20 000元钱,然后他就走了。

2010年10月初的一天下午15时许,在沈河区五爱街附近的雷格宾馆门口,当时曹凤堂开的车,车上还有张振茁和他的对象周海洋,曹凤堂和姚钢在车上交易的毒品,具体多少我不知道。2010年10月末的一天下午,在沈河区的格林酒店,我和曹风堂在l5楼开的房间,后来曹风堂把姚钢带到房间里交易的,具体多少冰毒我也不知道。2010年11月7日下午,在莱星顿酒店里,姚钢买的冰毒和麻古丸。当时麻古丸放在我父亲房子里,曹凤堂让张振茁去取,张振茁取回了320粒麻古丸,张振茁又在大东区26中学的房子里取的冰毒,后来曹凤堂把姚钢和张振茁带到了酒店的房间里,他们怎么交易的我就不知道了。

(5)证人洪星系被告人洪玲的父亲,证实被告人曹凤堂曾借用过其所有的辽A8E673红色雪佛兰轿车的事实;同时证实被告人洪玲的皮箱存放在洪星家中,被告人张振茁曾去洪星家中取衣服的事实。

(6)公安机关的搜查笔录证实,2010年11月12日,公安人员在对被告人张振茁居住的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2 7—1号221室进行搜查时,在南卧室内的床垫内发现一个用手纸包着的蓝色塑料袋内有麻古丸70粒,并有扣押物品清单、照片在卷证实。

经被告人曹凤堂辨认,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27—1号221即是其为被告人张振茁所租住的房屋,并有情况说明在卷证实。

中国医科大学法医司法鉴定中心毒品检验报告证实:蓝色塑料袋内的红色药片重6.3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中国刑事警察学院司法鉴定中心检验报告证实,上述毒品中甲基苯丙胺含量为19.8%。

(三)被告人姚钢贩卖毒品的犯罪事实

被告人姚钢从被告人曹凤堂处购买毒品后,于201 0年9月至11月期间多次将毒品进行贩卖。具体犯罪事实如下:

1、2 01 o年9月至10月间,被告人姚钢在沈阳市和平区大卫营附近、沈阳市和平区同泽街腾龙国际商务公寓门前、沈阳市和平区太原街成龙酒店门前,以人民币2 ooo元的价格先后三次向宋杨贩卖冰毒2克。

2、2010年9月至11月间,被告人姚钢在沈阳市铁西区鑫丰又一城25号楼下,先后多次向秦作雨贩卖冰毒43.2克、麻古丸10粒.

3、2010年l0月间,被告人姚钢在沈阳市铁西区鑫丰又一城25号楼,多次向闻洪超贩卖冰毒1.3克。

4、2010年l0月间,被告人姚钢在沈阳市沈河区小南教堂路口,多次向赵君贩卖冰毒50克、麻古丸150粒。

5、2010年10月至11月间,被告人姚钢在沈阳市铁西区鑫丰又一城25号楼、沈阳市铁西区兴工北街幸福岛小区,先后三次向范月平贩卖冰毒1.5克、麻古丸10粒。

6、2010年10月至11月间,被告人姚钢在沈阳市铁西区鑫丰又一城25号楼下、铁西区保工街希尔斯池典门前,以人民币1 000元的价格先后三次向罗兵贩卖冰毒0.8克。

7、2010年11月9日晚,被告人姚钢在沈阳市铁西区建设大路华豹舞厅门口,以人民币500元的价格向芦洪伟贩卖冰毒0.4克。

20l0年11月12日,被告人姚钢被抓获时,公安机关在其位于沈阳市沈河区会武街35号4—2—1的住处,扣押麻古丸3l0粒,经检验:共重27.9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为l 7.6%。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向法庭提供并经庭审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1)证人宋杨证实被告人姚钢先后三次向其贩卖冰毒的事实,具体内容如下:

我在姚钢处买过冰毒。第一次是2010年9月20日下午l7时左右,我打电话给姚钢说要买两袋冰毒,后来姚钢到和平区大卫营门口给我送来了两袋冰毒,每袋4分,我给了他800元钱。第二次是2010年10月初,我给姚钢打电话要两袋冰毒,我们定的是到和平区太原街腾龙国际公寓门口交易。姚刚给我送来两袋冰毒,每袋4分,我给他800元钱。第三次2010年10月24日20时许,我给姚钢打电话要一袋冰毒,我们定的在和平区成龙酒店交易。姚钢在酒店门前,将一袋冰毒给我,我给了他400元钱,这袋冰毒也就4分重。

(1)证人秦作雨证实被告人姚钢多次向其贩卖毒品的事实,具体内容如下:

我从姚刚处买的冰毒和麻古丸。我们交易了大概10次左右,大部分都是2克至8克冰毒不等,有一回买了13克冰毒,还有一回买了20克冰毒,我买冰毒的时候有时候也顺便买10粒麻古丸。我从姚钢那里一共买了55克左右的冰毒,50粒左右的麻古丸,这些冰毒卖了一部分,吸食了一部分。

经证人秦作雨辨认,被告人姚钢即是贩卖给其毒品的人,并有辨认笔录在卷证实。

(2)证人闻洪超证实被告人姚钢向其贩卖冰毒的事实,具体内容如下:

姚钢和我住一栋楼,我通常在电话中和姚钢联系好后再去他家取毒品。2010年10月中旬,我在姚钢家中花500元钱买了一小袋冰毒,大约0.5克。20l0年10月20日左右,我给姚钢打电话要买冰毒,姚钢让我去他家,我花了600元买了一袋毒品,重0.8克左右。2010年10月20日左右,我到姚钢家吃饭,他给我一小袋冰毒,让我拿回家吸食,过了两天,我就还给了姚钢。2010年l0月末,我给姚钢打电话要买冰毒,我去姚钢家取了一小袋冰毒,当时没给钱,我还欠姚钢600元的毒品钱。

经证人闻洪超辨认,被告人姚钢即是贩卖给其毒品的人,并有辨认笔录在卷证实。

(3)证人赵君证实被告人姚钢多次向其贩卖毒品的事实,具体内容如下:

我从姚钢处买过三次毒品。2010年l0月l日左右晚上九点多钟,在沈河区小南天主教堂附近,姚钢给我20克冰毒,每克550元,我给他11 000元钱。10月27日,我向姚钢要了15 0粒麻古丸,姚钢第二天给我送到小南天主教堂路口,每粒70元,我共给了他105 00元。大约10月31日,我从姚钢处买了30克冰毒,每克550元,一共给了他12000元,还欠4 5 00元,这次也是送到了小南教堂的路口。

经证人赵君辨认,被告人姚钢即是贩卖给其毒品的人,并有辨认笔录在卷证实。

(4)证人范月平证实被告人姚钢先后三次向其贩卖毒品的事实,具体内容如下:

我从姚钢手中买过三次毒品。第一次是2010年11月初,我去姚钢铁西区鑫丰又一城的家里买了一小袋冰毒,重5分左右,我给了他500元,买了麻古丸10粒,给了他800元。第二次是2010年11月8日,姚钢到我家楼下送的一小袋冰毒,8分或9分左右,我给了他600元钱。第三次是2010年11月9日那天,姚钢又到我家楼下给我送一小袋冰毒,大约7分左右,我给了他600元钱。

(5)证人罗兵证实被告人姚钢先后三次向其贩卖冰毒的事实,具体内容如下:

2010年11月中旬,我和姚钢约在铁西区兴工街见面,我当时给了姚钢1 000元钱,他给了我两小袋冰毒,我也不清楚有多重,能有三、四分左右。有一次是在希尔斯池典,姚钢给我一袋冰毒,当时我没带钱,我和姚钢说过两天给他送去。还有一次我给姚钢打电话约好我去姚钢家找他,姚钢给了两袋冰毒,这两袋可能有三、四分重,和上两次都是一样的。我当时没给钱,告诉他过几天再给他送钱。

(6)证人芦洪伟证实被告人姚钢向其贩卖毒品的事实,具体内容如下:

2010年11月9日晚上7时左右,我的朋友徐赴平打电话让我找人买冰毒,并给了我500元钱。我就给姚钢打电话,我和姚钢约好在铁西区建设大路华豹舞厅外见面,姚钢说500元钱一袋,我把钱给他后,他给我一小袋冰毒。这一小袋冰毒大约四、五分左右,我卖给徐赴平了。

(7)公安机关的搜查笔录证实,2010年11月12日,公安人员在对被告人姚钢的住处即沈阳市皇姑区淮河南街7—2号371进行搜查时,在入户门门铃上方的门内发现一透明塑料袋内装有308粒红色药丸和2粒绿色药丸,并有扣押物品清单、照片在卷证实。

中国医科大学法医司法鉴定中心毒品检验报告证实,透明塑料袋盛装的红色及绿色药片一袋,共310粒,重27.9克,均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中国刑事警察学院司法鉴定中心检验报告证实上述毒品甲基苯丙胺含量为17.6%。

(9)被告人姚钢供述:2010年9月份左右,我开始贩卖冰毒。我卖给宋杨三次冰毒,共5小袋,每袋4分。第一次是在沈阳市和平区大卫营附近,卖给宋杨2袋冰毒,收了800元钱;第二次是在腾龙国际门前,卖了2袋,收了800元钱;第三次是在和平区太原街成龙酒店门前卖了1袋,收了400元钱。

2010年9月至l0月期间,我多次向秦作雨贩卖冰毒,地点都在我家楼下。第一次卖给他2袋,收了1 000元;第二次卖给他2袋,收了l 000元;第三次卖给他2袋,收了1 000元钱;第四次卖给他13袋,收了6 500元钱;接着卖给他一次8袋、一次5袋、一次2袋、一次20袋的,还有10粒麻古丸,冰毒每袋都是500元,麻古丸每粒70元。这些冰毒每袋的重量都是8分左右。

2010年10月份,我卖给过闻洪超4次冰毒。第一次在铁西区鑫丰又一城小区,我给她送了一小袋冰毒,有4分重,收了400元钱;第二次也是在鑫丰又一城,我给她送了一袋8分重的冰毒,我收了600元钱;第三次我给她送了一袋4分重的冰毒,她没给我钱,过两天告诉我说质量不好退给我了;第四次还是在鑫丰又一城,我给她一袋8分重的冰毒,她没给我钱,现在还欠着。

2010年10月间,我三次卖给赵君冰毒。第一次是在沈河七院附近,我卖给他20克冰毒,收了11 000元;第二次是在沈河区小南教堂门口卖给他20克冰毒,收了1l 000元;第三次也是在沈河区小南教堂门口卖给他30克冰毒,收了12 000元,他说手里钱不够,还欠我45 00元钱。还有一次我帮赵君从金铁鹏手中带了150粒冰毒,金铁鹏70元一粒卖,我也收赵君70元一粒,共收了10 000元钱,赵君还欠我500元钱。

2010年10月份,我卖给过范月平三次冰毒。第一次我到于洪区瑞士风情小镇给范月平送去一袋7分重的冰毒和10粒麻古丸,她没给我钱;第二次是l0月20日左右,在铁西区兴工街幸福岛小区门口,我给她送去一袋4分重的冰毒,她没给我钱;第三次是10月末的一天,也是在铁西区幸福岛小区门口,我给她送去一袋4分重的冰毒,她也没给我钱。

2010年l0月至11月间,我分三次卖给罗兵5小袋冰毒,每袋大约重4分。第一次是10月中旬的一个晚上,我在家楼下卖给罗兵2小袋冰毒,收了l000元钱;第二次也是10月份,我在铁西区保工街希尔斯门口,卖给他一小袋,他这次还没给钱;第三次是11月1日,在我家楼下,我卖给他2小袋冰毒,他也没给我钱。2010年11月9日晚上,芦洪伟到我家向我要冰毒,我就给他拿了一袋冰毒,当时芦洪伟要给我500元钱,我没要。我把芦洪伟送到铁西区华豹娱乐城后,我们就分手了。这次的冰毒大约2、3分重。

被告人姚钢分别对其贩卖给宋杨、秦作雨、闻洪超、赵君、范月平、罗兵、芦洪伟的毒品地点进行了辨认,有辨认笔录、照片在卷证实。

庭审时,公诉机关还提交了如下证据:

(1)刑事判决书证实:被告人姚钢因犯盗窃罪,于1994年11月被沈阳市沈河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的事实。

(2)成都市公安局新都区分局现场检测报告书、中国医科大学法医司法鉴定中心毒品检验报告证实:被告人周晓峰的冰毒检测试条呈阳性;被告人姚钢尿样品中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被告人张振茁的尿样品中未检出毒品成分。

(3)常住人口信息表、电话查询记录证实被告人的身份情

(4)公安机关出具的案件来源、抓捕经过、侦破报告、到案经过、情况说明证实各被告人的到案情况。

(5)扣押物品清单证实,涉案的毒品、毒资、银行卡、手机、手机卡等(详见扣押物品清单)已被公安机关扣押的事实。

(6)健康检查笔录、体检表证实被告人入所的身体健康状况。

(7)在逃人员登记表证实被告人周晓峰、惠远新被公安机关立为网上逃犯的事实。

针对被告人的辩解和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综合评判如下:

关于被告人周晓峰提出其贩卖给曹凤堂的是辅料并不是毒品的辩解,经查,被告人曹凤堂与被告人周晓峰在预审阶段的供述相吻合,能够证实被告人周晓峰贩卖毒品给曹凤堂的犯罪事实,故对被告人周晓峰的辩解不予采信。关于被告人周晓峰、曹凤堂、张振茁的辩护人提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周晓峰贩卖毒品、被告人曹凤堂、张振茁贩卖、运输毒品数量大的证据除扣押的少量毒品及同案犯的供述外,并没有其他证据予以证实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周晓峰、曹凤堂、张振茁、姚钢、惠远新、洪玲在预审阶段的供述能够相互吻合,足以证实被告人周晓峰、曹凤堂、张振茁贩卖、运输的毒品数量;且公安机关分别在被告人张振茁、姚钢处分别扣押了麻古丸70粒、310粒,该扣押的毒品可以证实被告人周晓峰贩卖给曹凤堂及被告人曹凤堂贩卖给姚钢的部分毒品的数量、含量,但本案中大部分毒品均未能现场予以扣押,故对辩护人的辩护意见部分予以采纳。

关于被告人曹凤堂提出其仅从周晓峰处购买三次毒品的辩解,经查,被告人周晓峰在预审阶段的供述证实被告人曹凤堂六次从其处购买毒品,与被告人曹凤堂在预审阶段的供述相吻合,且有被告人张振茁的供述相佐证,故对被告人曹凤堂的辩解不予采信。关于被告人曹凤堂提出其没有在沈阳市于洪区吉力湖街226一l号三单元门口贩卖姚钢200克冰毒的辩解,经查,被告人姚钢供述的时问、地点、毒品的数量与被告人曹风堂在预审阶段的供述相吻合,足以认定该起犯罪事实,故对被告人曹凤堂的辩解不予呆信。关于被告人曹凤堂提出指使被告人洪玲贩卖毒品为50克的辩解,经查,被告人姚钢在预审阶段的供述与被告人曹凤堂在预审阶段的供述相吻合,足以证实贩卖给被告人姚钢的毒品数量,故对被告人曹凤堂的辩解不予采信。关于辩护人提出被告人曹凤堂揭发同案犯的犯罪事实,对抓捕同案犯提供重要线索及具有坦白情节的辩护意见,经查,提供同案犯的基本情况,属于被告人如实供述犯罪的一部分,公安机关出具的抓捕经过证实被告人曹凤堂贩卖运输毒品的犯罪事实已被公安机关实际掌握,被告人曹凤堂如实供述犯罪,但不构成坦白,故对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不予采信。

关于被告人张振茁提出其不知道贩卖、运输毒品数量的辩解,经查,被告人张振茁在预审及庭审中均已供述其实施贩卖、运输毒品犯罪,毒品的数量并不是认定其实施犯罪行为的要件之一,故对被告人辩解不予采信。关于被告人张振茁的辩护人提出指控被告人张振茁参与2010年7月末运输毒品犯罪与事实不符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张振茁供述其参与2010年7月末运输毒品的事实,与被告人周晓峰、曹凤堂在预审阶段的供述相吻合,故对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不予采信。关于辩护人提出被告人张振茁系从犯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张振茁明知被告人曹凤堂系贩毒人员而受其雇佣,完成了多宗毒品的运输及贩卖,被告人张振茁在贩卖、运输毒品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故对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不予采信。

关于被告人姚钢提出指控其贩卖毒品的对象、次数、数量与事实不符的辩解及辩护人提出被告人姚钢的供述与证人证言中证实的毒品数量不一致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姚钢以贩卖为目的从被告人曹凤堂处购买大量毒品再多次将毒品贩卖给他人的事实有证人证言、被告人曹凤堂、姚钢在预审阶段的供述予以证实,被告人姚钢向他人贩卖的毒品数量应以本院查证属实的数量为准,但该部分毒品并不影响对被告人姚钢贩卖毒品总量的认定,故对被告人的辩解及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不予采信。

关于被告人惠远新提出其两次去成都均不知道是运输毒品的辩解及辩护人提出被告人惠远新仅参与一次运输毒品犯罪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惠远新在预审阶段的供述与被告人曹凤堂、张振茁在预审阶段的供述相吻合,结合其交接、运输毒品采取的隐蔽方式及事后获取的高额报酬足以认定被告人惠远新明知是毒品而多次运输的犯罪事实,故对被告人的辩解及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不予采信。关于辩护人提出被告人惠远新系从犯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惠远新明知是毒品而多次运输,其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故对该辩护意见不予采信。

关于辩护人提出被告人洪玲系从犯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洪玲受曹风堂指使,将毒品贩卖给姚钢,其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系从犯,故对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

本院认为,被告人周晓峰、姚钢、洪玲违反国家对毒品的管理制度,为谋取非法利益而贩卖毒品,其行为均构成贩卖毒品罪;被告人曹凤堂明知是毒品而雇佣被告人张振茁将毒品运输回沈阳并进行贩卖,二被告人的行为均构成贩卖、运输毒品罪;被告人惠远新明知是毒品而受被告人曹风堂雇佣将毒品运输至沈阳,其行为已经构成运输毒品罪。辽宁省沈阳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周晓峰犯非法持有毒品罪,鉴于被告人周晓峰多次实施贩卖毒品的行为,且该扣押的毒品数量大,故均以贩卖毒品罪定罪。

被告人周晓峰贩卖毒品数量大,被告人曹凤堂、张振茁贩卖、运输毒品数量大,被告人姚钢贩卖毒品数量大,被告人惠远新运输毒品数量大,上述被告人均系主犯,均应依法惩处;被告人洪玲在与被告人曹风堂的共同犯罪中贩卖毒品数量大,起次要辅助作用,系从犯,应减轻处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一)项、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五十九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周晓峰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的期间,从高级人民法院核准之日起计算。)

二、被告人曹凤堂犯贩卖、运输毒品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的期间,从高级人民法院核准之日起计算。)

三、被告人张振茁犯贩卖、运输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十万元。

四、被告人姚钢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十万元。

五、被告人惠远新犯运输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十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1年4月23日起至2026年4月22日止)。

六、被告人洪玲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l0年11月12日起至2 020年11月11日止)。

扣押之证物详见扣押物品清单予以没收。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杨  波

审  判  员       尉增奎

代理审判员       于晓微

二0一二年一月二十七日

书  记  员       官程
上一篇:周宝刚案件
下一篇:孙远刚案件

相关搜索

最新案例

相关法律

预约律师面谈咨询
联系人 *
手机 *
法律需求 *
验证码 *